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羿风--屋后深山--深山静静

人之相惜惜于品, 人之相敬敬于德, 人之相交交于情, 人之相信信于诚。

 
 
 

日志

 
 

背着父亲不松手  

2009-07-08 20:4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曾在一家砖厂里搬过四年的砖。那时,我正在省城念大学。母亲一个人在乡下种地,喂牲口。父亲只在农忙季节回家帮母亲收地、种地,其余时间都在砖厂里度过。

   父亲在城里没地方住,他曾多次向厂长拉关系,以送土鸡蛋的方式,最终获得一个看守砖厂的职务,被厂长安排在厂区的工棚里。白天,父亲就去搬砖下窑,等窑里的砖烧制好后,又将转从窑中搬出来,装车上货。夜晚,劳累一天的父亲躺在砖厂里的工棚里,四面都是砖垒的墙。刚进厂那阵,父亲的两只手上全是被转磨起的血泡。为不影响搬砖的进度,父亲叫母亲用毛线替他织了双手套,由于干活时用力过猛,血泡擦破了皮,血水沾在手套上,凝固了。一天时间不到,一双崭新的手套就被砖磨穿了。

   那段日子,母亲最重要的事就是替父亲织手套。而父亲每次回家取手套时,母亲看见你他满手的伤痕,都要一边抹泪,一边伤心地说:“真是比种地还遭罪啊。”这时,父亲就会安慰母亲说:“我不在家,重活少干点,干不了的等我回来做。你看你的手,不比我的好。”

   后来,父亲手上血泡里的血水流干了,磨成了老茧。母亲也不再替他织手套。他的手已在搬砖的超强劳动中练成了“铜掌铁指”,对疼痛的感受变得麻木。从此,父亲的指节变得比以前粗大,像深埋在泥田的藕节,有些浮肿。由于长期受到窑火的炙烤,他的面容黧黑、枯瘦、衰老过早在他脸上露出迹象。

   有一年,父亲摔断了腿,我背起父亲去医院的时候,母亲去邻居家借了双雨鞋给我送来,她说:“穿上这个,防滑。”我穿上雨鞋,母亲脚上也换成了胶鞋,她要和我一起去。我说:“妈,你别去,我一个人能行,这路不好走,况且,你晕车。”母亲说:“带上我这个老婆子,也有个帮手。” 母亲最终还是被我劝住了。我辈着父亲走的时候,母亲跟出来 长一段路,一边走一边抬头望天,天空还飘着雨丝,母亲的神情充满焦虑,最后她说:“快去快回,我在家等你们。”父亲伏在我的背上,一动不动。

连日的雨水使道路一片泥泞,一脚踩下去,泥水渐得老高。我埋着头,脚趾死死抠住地面,两只手反扣着牢牢托住父亲。有好几次,脚下打滑,我和父亲险些跌倒,吓得我直冒汗。父亲屏住气,双手抓紧我的两肩,由于他的脚是不上力,他尽量将身子朝上靠,腹部卡在我的腰上,不让身体下坠。 不一会,我反扣着 双手就酸了,我一直咬紧牙,强忍着。

父亲想缓解我身上的压力,给我讲我小时候的事。他说:那时,我也是这么背着你去上学,你将书包挂在我的脖子上,一晃一晃的的,一双嫩嘟嘟的小手扯得我胡子生疼。有时下地劳动,背着东西,我只好将你放在地上,让你自己走,你不依,又哭又闹,非要我背,我就逗你,我在前面走,让你在后面看着我的脚印。倒也奇怪,你一跟着我的脚印走,竟不哭了。后来,你长大了,可以独自走着去闯世界了,我也背不动你了。

听父亲一说,我的眼泪又来了,好在我低着头,脸上滚着雨珠,父亲看不见。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