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羿风--屋后深山--深山静静

人之相惜惜于品, 人之相敬敬于德, 人之相交交于情, 人之相信信于诚。

 
 
 

日志

 
 

福建惊曝传销式高利贷案 公务人员、农行前员工入瓮  

2011-08-17 08:24:37|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学家朱熹未能灭其故里南平的“人欲”。

  8月5日,随着主要嫌犯刘斌(音)、向庭兴(音)分别在南平和建阳公安局投案,5亿元高息诈骗借贷案浮出水面。南平的县级市建阳、武夷山、邵武等地担保公司和私人高息借贷市场风声鹤唳。

  “据担保公司一些老板们私下统计,单建阳当地担保公司的损失其实累积已超过10个亿,当然这个数字可能包括部分重复计算和利息。”建阳一位房产开发商翁老板向记者透露。

  “但目前,报案的并不多,一方面是一些担保公司损失了但还没破产;另外高息借贷本身也违法,(担保公司)只能打破牙齿自己吞了。”他说。

  建阳,这个乡镇总人口仅35万的小山城,去年GDP不过60个亿。

  建阳市公安局一位叶姓副局长称,“目前我们只是在侦查刘斌(音)这个案件,涉案金额多少有不统一的各种算法,我们掌握的情况大约是5个亿。至于没发案的民间借贷,我们无法调查,现在为止还没有担保公司来报案。”

  传销式高利贷链条

  刘斌(音)是此次案件的始作俑者,也是警方称的最上线,A级。

  2008年开始,刘斌开始以向森岚木业(当地一位明星企业)等木制企业提供木板为由,隐秘地向身边人以口口相传的方式集资。由此形成了上下线的链条,与传销的层级推进相似。

  “这个链条每层所获得的收益是不一样的,最下线的普通拆借资金者,一般能拿到1.5-2分的月息(去年以前基本为1.2-1.5分,月息1分即月利率1%,年利率12%),每往上一线,转手再拆借都要加一两分,最上线一般有8-9分,高的可达1毛2。”当地一位做钢材生意的人士称。

  刘斌(音)最后将这五个亿用到了哪里至今仍是个谜。坊间多传闻,主要资金进入了赌场。建阳市公安局方面称,5个亿资金的流向,将是侦查重点。

  在刘斌(音)的拆借中,建阳市人大的一副科级人员向庭兴(音)贡献了1个多亿,成为链条的B级。

  向与刘为亲戚关系,8月5日,二人几乎同一时间自首,一个为下午,一个为晚上。2008年开始,向开始协同刘斌进行高息募资。

  “向庭兴(音)之所以能融到这么多的资金,应该是他和公务人员接触的机会比较多。现在从建阳高息放贷人群来看,除了企业主和做生意的,不少是公务人员,他们比较容易获得公积金贷款。公积金贷款是目前高息借贷的重要来源,一转手就能赚不少利差。农民和一般市民其实并没有什么钱来放款。”上述翁老板说。

  他同时表示,“向庭兴与当地银行的关系也不差。”同样涉入刘斌案件,目前无法取得联系的农行一前员工,就与向庭兴有往来。

  前述建阳市公安局叶副局长称,该农行前员工为向庭兴(音)的下线,即链条的C级。

  记者多方求证后了解,此次涉案的农行员工刚在7月从农行离职了。上述叶副局长称,此人与刘斌案件有一定关系,属于第三线人物。目前警方还没找到此人。

  坊间传闻,此农行前员工的涉案金额为2400万元,但这一数额并未得到公安部门的证实。

  近两年来,建阳雨后春笋般出现近百家担保公司(流量,有的已倒闭),也有涉入此案,不过公安部门称,因为都是私下的借贷关系,目前还无法确定有多少家。

  福建惊曝传销式高利贷案 公务人员、农行前员工入瓮

  担保公司在此案借贷链条中,充当的是B、C级的角色。

  不少建阳本地人称,此次案件本身涉及担保公司的资金可能只是公司目前无法追回账款的冰山一角。建阳小湖镇一位做建材生意的吴先生告诉记者,他目前能够掌握的数据,小湖一个镇上的损失已超过了3亿。

  在此次“刘斌(音)案”最下线的借贷者(统称D级),不少已经血本无归。建阳公安局称,东窗事发后,每天都有人到公安局“反映情况”,大部分为已无法追回本金的最下线。据了解,这些人的损失从5万元到百万不等。

  一位建阳担保公司内勤人员称,还不上下线的钱,有些人或者逃跑、或者就去自首了。

  “现在D级别有的人损失得挺惨的,不少做小生意的人,几年赚的钱都打进去了。”上述地产开发商翁老板称,她一位朋友191万放出去了,其中一些钱还是用地基、股份抵押的贷款,现在追回的只有30多万。

  借贷蝴蝶效应:上海女老板自杀

  一个“刘斌案”使整个建阳民间借贷市场风声鹤唳,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松江钢铁市场现命案,这两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实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截至8月15日,虽然当地公安局称,尚未收到担保公司来“反映情况”,但借贷人对担保公司的担忧却演变成了行动。

  一位接近当地一家较大型的担保公司隆泉担保的人士透露,上周以来,每天都有十多个客户登门要求收回存放于该公司的钱,或要求查看担保公司的经营情况。

  “上周,隆泉每天准备了上千万现金来备提。”接近隆泉的一位人士称,“就是要证明还经营正常,没有出现问题。不然目前受到惊慌过来提钱的人会更多”。

  不过,隆泉担保方面并未回应这一说法。

  实际上,当地担保业的风声鹤唳并非,“刘斌(音)案”只是导火索,他将担保公司之前很多隐性问题暴露。

  “之前,不少放出去的款收不回来,但只要还能弄钱进来,就能接着玩。但现在,一旦客户集中要求提现,这些累积的窟窿可能就要暴露出来了。”前述人士称。

  除了当地的担保业,“蝴蝶”的翅膀还震动到了上海的钢材市场。

  上述上海松江钢材市场吴先生透露,松江钢材市场的一位女老板已于本月12日自杀。他透露,该女士为建阳水吉人,自杀是因以做钢材生意为由,向别人(类似D级)借入了不少钱,然后转手再高息借出(充当了C、B级角色),目前难以追回款项,压力之下选择了断。

  记者在建阳多方打听,坊间多称,该女士过手的资金大约在1000万-2000万间。

  吴先生透露,上海的钢材商多为福建周宁和南平两地人,近年由于钢铁利润过低,大部分公司都把资金从实业中抽回投资到利润更高的“金融行业”,比如高息借贷。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在上海做钢材生意的老板,在建阳同时开有担保公司。

  “目前,因为借贷的事已经波及到钢铁厂了,隔壁公司一老板上个月刚提的奔驰s600前天连车带房产店面全部被债主拿去顶债。”吴先生称。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